想害皇上的刁民,,Ծ^Ծ,,

沉迷于鱼鱼和撩撩的美色无法自拔❤️

【喻黄】婚礼

*新人写文,求指教

*老梗爱好者

*慎点,慎点


初夏的清晨,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照进屋子里,照在一个熟睡的脸上——长长的睫毛,栗色的头发,还有一个紧闭的唇,安静可爱的让人想要一口咬下去;突然,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,眼睛缓缓地睁开了,随之而来的,是一串动听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 “靠靠靠,都这么迟了!十点了!要迟到了啊!队长队长!你在哪!你不会走了吧!怎么办,怎么办,队长不要我了,队长~队长~文州~你在哪~”

      黄少天一边哀嚎着,一边迅速地穿上衣服,拉开窗帘;一瞬间,阳光倾泻而下,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异常温暖的拥抱

      “少天一早就这么想我啊,昨晚还没玩够?”一个低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,还带着缕缕热风。黄少天耳根立马红得可以滴血。

      “靠靠靠,喻文州我告诉你,今天是我俩的婚礼!我可不想迟到!说,你不喊我是不是不想结?我生气了,不要跟我讲话!”黄少天假装赌气的把头扭过去,故意说着气他的话,“喻文州,你肯定不爱我!”

      喻文州也不恼,将黄少天的头又掰过来,望着他,笑着说:“我盼了这么久了,怎么可能不爱你?倒是少天,总对我爱理不理,我才是最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  黄少天听了喻文州的话,不免有些得意,拿出一张有些发黄的纸,说:“你天哥的魅力可是你想象不到的,看看你十年前就被哥迷得神魂颠倒,看这‘少天,我喜欢你很久了’,还有这‘我曾不止一次的想吻你’,啧啧啧,你看这里‘少天,你看到这封信时已经结婚了吧?我也一定离开了吧?抱歉,作为队友,我一直对你抱有这样的情感,你一定觉得很恶心吧,不过,我真的很爱你......’”越读到后面,黄少天声音就越小——这封无论读多少次,都会落泪的信。

      良久之后,黄少天抬起头,问:“文州,你会离开我吗?”

      “不会。”温柔的声音在空旷的屋子里回响。


 


      在宾馆里,黄少天闭着眼睛让化妆师帮他打理,嘴却一直对着叶修说个不停:“我说老叶啊,你也赶快找一个吧,都三十了,再不找就和魏老大一样了啊,哈哈哈,中年猥琐大叔叶秋!”

      旁边坐着的魏琛强忍着把黄少天揍一顿的欲望。

     ”别担心哥了,哥和小蓝的爸妈都谈好了,年底结婚。“叶修又吸了一口烟,吐了一口气,问,”倒是你,准备怎么办?“

      ”靠靠靠,叶秋你个不要脸的,拐走小蓝不说,还不告诉他娘家人!今天我就要和文州一起问问小蓝,你对他做了什么!“黄少天说话像机关枪一样,哒哒哒说个不停,化妆师忍不住说:"黄少,不要说话了!”

      叶修见黄少天闭上了嘴,犹豫着,说:“少天,其实啊,今天的婚礼,文州他......”叶修看着黄少天睁着的大眼睛,咽了一口吐沫,戳了戳魏琛,“你来说,我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魏琛用一种鄙视的眼神忘了叶修一眼,走到黄少天身边,说:“小鬼,今天告诉你一件事啊,知道了别激动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“什么事啊,魏老大?我还要找文州去,看看我为他挑的衣服好不好看,今天早上差点迟到了,婚礼哎,文州居然不喊我!还说他喜欢我!不过,我也很喜欢他啊!唉唉唉,魏老大,你要说什么?”黄少天叨叨一堆后,用他那双大眼睛看了看魏琛,眼中满满的幸福;魏琛忍不住也咽了口吐沫,笑着说:“哈哈哈,快去找文州吧,他恐怕要等急了!”黄少天一脸疑惑,但还是走开了。

      魏琛和叶修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


      “文州文州!开门啊,让我看看你好不好看!卧槽!好帅!我天哥的品味就是高!”黄少天推门而入,看见喻文州安静地坐在椅子上,见他来了,微笑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喻文州站地笔直,黑色西装给他穿的格外撩人,领带没系,西装的领口微微敞开,露出洁白的皮肤;随后,他向他走来,轻轻搂住了黄少天,说:“少天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“嘿,我怎么就不能来了?诶诶诶,我看看我的新郎都不行吗?”黄少天撇着嘴,说完还要向喻文州讨个安慰吻。

      喻文州从善如流地吻了吻他,还是忍不住问:“少天不后悔吗?”

      这下黄少天真的生气了,他一下子把喻文州按在墙上,眼睛中闪着怒火:“喻文州,今天是我们俩的婚礼!我后悔了,现在就不会在这,把你按在墙上,你——”话还未说完,他的唇便被堵住;微微一愣,就热切地回应着他;终于,俩人在窒息感下松开了唇,不停地喘着气。

      “少天,对不起,我以后再也不问了。”喻文州在冷静之后说道。黄少天哼了哼,突然有些害羞,嘀嘀咕咕说了半天,终于拽着喻文州,走到入口。



      黄少天手中微微出汗,紧张的握着喻文州的手,喻文州慢慢地抚摸着他的手背,让她稍微冷静了一些。婚礼进行曲响起,两人手牵着手向前走去,走到司仪面前;司仪微微一笑,说:“黄少天先生,你是否愿意与喻文州先生不离不弃,不论贫穷或是疾病?”

     “是的,我愿意!”黄少天用深情的目光问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 “那么喻文州先生呢,是否也愿永远追随黄少天先生,永远只爱他一人?”

      “ ————” 

      “黄少天先生,你想对你的爱人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“我爱他,很爱很爱他,从我不知道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了。或许我们会吵架,会打拌嘴,但是我不会忘记我爱他,其实,我也有个小秘密——”

      黄少天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片,上面写着几个大字’:

     ”文州文州,我最喜欢你了!希望我们永远不分开!“后面还有一个很丑的心。

      ”文州,不止你一个人喜欢哦,十年前我也很喜欢你!“黄少天笑着,像个小太阳一样温暖。

      坐在第一个酒桌上的苏沐橙一下子哭出了声,而同为妹子的司仪也强忍着泪,继续说道:”那,喻文州先生呢?"

      "————“

      黄少天的脸立马红了,嘀咕道:”什么有的没的,羞死人了!“犹豫了一会,还是将唇轻轻附在喻文州的唇上;眼前的人,笑的温和,湛蓝的眸子好像装下了整个天空。

      ”我爱你”



      黄少天举着酒杯,对叶修说:“谢谢这么多年的照顾,不过冠军一定是蓝雨的。”说完,又看向哭得眼眶肿肿的,还有要哭趋势的苏沐橙:“苏妹子,不要哭,多好的日子啊!文州,快劝劝他!”身边的人微微一笑,深深地望着他,满眼的爱意。

      黄少天笑了笑,像个傻子一样:“文州,今天你就知道看着我笑。”听了这句话,众人都沉默了。良久,苏沐橙又哭了起来,张佳乐也忍不住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黄少天,我告诉你一件事......”张佳乐刚开口,孙哲平就轻轻拽了拽他,摇了摇头。张佳乐攥紧拳头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黄少天倒也不介意,笑着敬了一圈酒,突然感到胃疼,赶紧去了趟洗手间。

      黄少天洗着手,回想起一天的甜蜜,不禁又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“好傻哦。”他想起喻文州这样说过。那时候才第六赛季,庆功宴那晚,黄少天被抹得满脸奶油,最后干脆放弃挣扎,在自己脸上作画,望着他这个样子,喻文州没忍住,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”不过,真的很可爱哦,亲爱的小猫。“喻文州在他的脸上画了几道胡须,像逗猫一样摸了摸黄少天下巴;黄少天的心像被击中了,脸颊发热,幸好脸上一层奶油,不然就尴尬死了。直到他们交往后,他想起这件事时还是会脸红。

      不,现在也是。黄少天望着镜子里自己红红的面颊,堕落的想到。

      黄少天简单打理了一下自己,准备出去,却听见旁边洗手的两个人的谈话。

      ”知道吗,今天一对新人,黄少天和喻文州。"

      "知道知道!我很喜欢蓝雨的,而且粉很久了,今天看见俩人名字,又想起当年看双核比赛的场景,特别是第六赛季,我都要激动疯了!“

      黄少天听着俩人激动的语气,不禁得意起来,正想抬头给他们个惊喜,却又听到他们开口。

      ”可惜,喻队他......“

      黄少天听着,双腿发软,勉强用手撑着,才没有瘫在地上;缓了许久,他迈步向外走去,见到叶修,立马问到:”老叶,文州在哪,我有话对他讲!”

      叶修愣了一下,说:“你说文州啊,刚刚还在这啊,到哪了?”

      黄少天缓缓摇头,微微后退几步,突然笑了起来:“看到文州后,让他来找我,行吗?”叶修还没反应过来,黄少天就已经狂奔着离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房间里,黄少天缩成一团,希望着有人拥抱自己,希望有人对他说我爱你,希望有人给他炒秋葵吃,希望......不过,没有希望了,因为......

      “可惜喻队在黄少生日那天乘飞机从外地回来,飞机好像失事了,没有一具完尸。

         黄少像疯了一样,直接带着蓝雨拿了个冠军,也算给喻队祝福吧。唉——”

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“文州,文州,文州......”黄少天一遍一遍的喊着,用手在一片黑暗中抓取着。突然,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黄少天,对他说:“少天,别怕,别怕。"

      黄少天睁开眼睛,眼前一片朦胧,一摸,满是泪水。眼前的人用温柔的蓝色眼睛望着他,轻轻把他搂着,轻声说:”少天做噩梦了?梦到我了吗?怎么边哭边喊我名字?“

      黄少天却把他抱得紧紧的,含糊的问:”你,是真的吗"

      喻文州微微挑眉,笑着问:“少天梦见另一个我了?”

      “不是,我梦见,我梦见你死了,我一个人举办了一个婚礼......”黄少天将整个梦都告诉了喻文州;喻文州只是不停吻着黄少天,把他再次留下的泪吻掉,有事心疼地说:“少天,别说了,好吗?”黄少天却执着地说了下去,说到最后,终于忍不住,埋在喻文州怀里,大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少天,别哭了。”见黄少天抽泣的声音慢慢变小,喻文州连忙补上一句,“十点半了,今天咱俩结婚。”

      “靠。”

 


     ” 你们愿意永远不离不弃,不论遭遇贫穷还是疾病?“

     ”我们愿意。“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深情的吻。



评论(14)

热度(26)